从消费升级看供给侧改革着力点

时间:2018-05-16 济善综合资讯 手机版
国际经验表明,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,居民消费需求将不断升级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,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、信息化的持续推进,我国消费需求正步入快速发展的新车道,在消费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,消费升级步伐加快,消费层次、……
专题: 供给侧改革 电力行业供给侧改革 供给侧改革的主攻方向 二手房价走势 

国际经验表明,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,居民消费需求将不断升级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持续较快增长,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、信息化的持续推进,我国消费需求正步入快速发展的新车道,在消费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,消费升级步伐加快,消费层次、消费品质、消费形态、消费方式和消费行为等方面均呈现出明显的趋势性变化,新消费方兴未艾。比如,消费层次由温饱型向全面小康型转变;消费品质由中低端向中高端转变;消费形态由物质型向服务型转变;消费方式由线下向线上线下融合转变;消费行为由从众模仿型向个性体验型转变,等等。但需要看到的是,由于市场机制不健全、监管不到位等原因,消费结构升级加快与有效供给不足的矛盾突出。需要进一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增加市场有效供给。需要在品牌建设、创新推动、激发民间投资活力等方面下功夫。

第一,提高制造业水平,增加高端消费品有效供给。为解决低端消费品过剩、高端消费品不足的供需结构性矛盾,要认真实施《中国制造2025》,推动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。重点要在以下三个方面有所突破:一要营造公平竞争市场环境,深化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,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、提质增效;二要减税降费,切实降低企业成本;三要加快建立与制造业强国相适应的多层次教育培训体系,为推动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迈进提供相应的专业技术人才、经营管理人才和技能人才。

第二,加强品牌建设,提升产品质量。在这一过程中,要用市场化的手段,通过充分有效的市场竞争,使资源向优质企业和产品集中,推动企业和产品的优胜劣汰,逐步形成一大批有国际竞争力的、经得起市场检验的高质量品牌企业和产品;加强宣传和市场营销,在全球树立中国品牌形象。要以质量创品牌,以品牌带市场,满足人们对高质量产品日益增长的需要。

第三,加快推动创新,提升居民生活品质。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。创新的主体是人才,要营造有利于创新的环境,深化科技体制改革,激发科技人才创新的积极性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、科技领军人才、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。人才战略的核心就是要激发科研人员创新活力,推进科技体制改革,要在职称评定、经费管理等方面向有利于提高科研人员积极性、创造性方向转变。

第四,激发民间投资活力,补齐服务业短板。这些年来,我国社会领域新兴业态不断涌现,投资总量不断扩大,服务能力不断提升,但也仍然存在放宽准入不彻底、扶持政策不到位、监管体系不健全等问题。面对社会领域需求倒逼扩大有效供给的新形势,深化社会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进一步激发医疗、养老、教育、文化、体育等社会领域投资活力,着力增加产品和服务供给,不断优化质量水平,对于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、挖掘社会领域投资潜力、保持投资稳定增长、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、促进经济转型升级、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要扎实有效放宽行业准入,进一步扩大投融资渠道,大力促进融合创新发展,真正落实国家支持民间投资的各项政策,激发民间投资活力,增加市场供给,补齐服务业短板。

第五,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增加优质、绿色、安全、有机农产品的供给。加快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要以增加绿色优质粮食产品供给、有效解决市场化形势下农民卖粮问题、促进农民持续增收和保障粮食质量安全为重点,大力实施优质粮食工程,推动粮食产业创新发展、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,为构建更高层次、更高质量、更有效率、更可持续的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夯实产业基础。目前,优质、绿色、安全、有机农产品还很少,与老百姓要“吃得好、吃得健康、吃得放心”的要求还有一定距离。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就是要解决好小农户与大市场的矛盾,增加市场调节供需的能力,引导农民增加优质、绿色、安全、有机农产品的供给,同时,政府和行业组织还要建立农产品跟踪与监管系统,保障“餐桌上的安全”。

第六,加强市场监管,减少假冒伪劣产品。要进一步落实《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(2014-2020年)》,提升监管意识与监管能力、水平,创新监管方式、方法,保障市场公平竞争;对一些重点行业与领域,实施分类监管、集成监管、风险监管等,实现多元化、动态化的监管,不断完善市场监管体系,规范市场经济秩序,减少假冒伪劣产品对市场的冲击,推动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,满足人们对安全、优质的要求。

有专家提出,应加快电力体制改革,激发市场力量。2015年3月《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9号文”)印发以来,电力体制改革试点已经覆盖有条件开展的所有省、区、市,在输配电价改革、交易机构组建、放开配售电业务、有序放开用电计划等环节上均取得了积极成效。

去年四川电网调峰“弃水”电量高达142亿千瓦时,按照0.30元/千瓦时的上网电价粗略估算,意味着发电企业直接损失的发电收入达40亿元左右。去年全国清洁能源“弃水”“弃风”“弃光”共计近1100亿千瓦时,超过同年三峡电站发电量约170亿千瓦时。水电作为清洁能源理应通过“西电东送”,放到全国范围来优化配置。然而,随着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,电力供应正步入持续宽松的新阶段,一些地方间壁垒重重、各能源品种相互“踩踏”利用率降低等问题凸显。“西电东送”省际协调的难度越来越大,一些中东部省份发展火电的热情却不减。电力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须进一步发力。

日前,在腾讯Midas俱乐部举办的下线活动中,中国财税领域最知名的专家、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做了关于税制改革演讲,梳理要点如下:

“十九大”对于财政改革表述主要是:“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,建立权责清晰、财力协调、区域平衡的中央和地方财政关系。建立全面规范透明、标准科学、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,全面实施绩效管理。深化税收制度改革,健全地方制度体系”。

本文关键字: 改革    供给侧    

您可能喜欢